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悦读

【原创】等你,在黄河口

2017年07月10日 10:14    作者:王顺华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村落,黄河口的村落,星星点点,如颗颗明珠,被奔涌的大河串联在黄河三角洲上。

  辗转百年,几经变迁,原来,上苍是如此的记事啊,倘若,在地图上用线把一个个村落连起,你会惊奇的发现自然造物的神奇,村落的连线竟与古海岸线相差无几。几百年过去了,村落鲜活,大海退却,大海用暖意的目光,回望着自己臂弯里珍爱的颗颗璀璨。

  黄河口,是大河息壤的最终归宿,也是解脱,重生,大彻大悟,否定之否定的深厚思索。负笈拉车,拖儿带女,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们,从用泥巴围起土墙,用木棒柴草搭起屋子,养上鸡鸭,栽豆种瓜,生男育女的那一天起,这里,就是他们安生的家。

  岁尾年节,总会看到几家老少,在村头,朝着先人出走的故乡,在路边插上一炷香,跪倒伏地磕上三个头,遥祭祖先。一年年,重复着简单的仪式,把血脉的传承,文化的操守,延续下去。

  溯流而上,感受一段并不遥远的历史情怀,走近并走进一个个原始古朴又文明现代的黄河口村落,一个个村落是一个个传奇,一个个村落凝结着一代代人辗转迁徙、劳作奋争、繁衍生息、勇往直前的鲜活生活。

  这里,是典型的移民聚集区。从明朝初叶,一直到二十世纪末,不同规模的政府移民为这片沃土带来了新的居民,也带来了不同区域的文化和民风民俗。农业开垦、石油勘探开发形成的大规模人口流动,都在无形中塑造了黄河口地区的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的区域文化特色。

  明朝洪武二年开始,从山西洪洞、直隶枣强等地迁至此地的移民,在这片新淤地,聚集而居,建起村落,让广漠无垠、荆棘丛生的荒原之地,升起袅袅炊烟。农耕、放牧、打渔,形成与大河大海若即若离的处处村落。民国初年,鲁西南地区遭受特大水灾,灾民四处流浪。政府将部分灾民迁至黄河口开垦荒地,自谋生路。1930年,韩复渠又派他的二十师五十九旅到黄河口屯垦,形成若干新村。1935年黄河鄄城决口,大批灾民来到黄河口,形成以八大组为代表的移民村落。新中国成立后,为治理黄河,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黄河口再次成为安置移民的重点区域,1950年,为修建东平湖水库,从东平、梁山、长清、平阴、济南等地移民1.7万人到黄河口,1958年,再次安置梁山等地移民5200余人。同期,广北农场、济军生产基地、黄河农场、军马场、胜利油田相继成立。黄河三角洲,因这一批批的走进的人们,有了人间的烟火气和人性人情的亲切感。

  天南地北的人们,组成各具特色的村落。以王、张、单等家族姓氏打头的村落,昭示着黄河口久远的移民之路;以一、五、七、十三、八大组等序数为名的村落,曾经是一幅洪水肆虐下的流民图;带有“灶”、“滩”、“盐”、“坨”等字的村名,永远地记下了海陆变迁的历史;新淤地上那些带“林”字的小村,见证了年轻的共和国开发建设黄河三角洲的雄健步伐;带有“屋子”的村名,总给人一种偏僻荒凉的原始感。

  一个个村落,是一个个安放我们身心灵的家。熟悉的母亲呼儿唤女声,悦耳的小商小贩走街串巷声,稻田藕池月光下的阵阵蛙叫声,声声入耳;村头柴草香暖的炊烟,碧水清波欢唱流淌的绕村小河,带月荷锄归欢声笑语的农夫农妇,画画入心;春天桃之夭夭的粉红色,夏季满塘荷花的粉白色,秋天稻熟满地的金黄色,冬季平坦雪野的洁白色,千姿百态。

  等你,在黄河口。只因风光旖旎原始自然的生态。在这里,人们是自然之子,自然是人类之母。和谐相处,共存共生。村外,那条蜿蜒的小河,直通黄河,人和庄稼喝一样的水,晒一样红似火的太阳。小河边,滩涂植被茂盛,湿地横陈,蒹葭苍苍,有柽柳,有国槐,有柳絮漫天,有密密林荫路,有清晨鸟雀在窗口啁啾唤你醒来,有野鸭天鹅水面悠然嬉戏。

  等你,在黄河口。只因民风淳厚耕读传家的相承。为何来了那么久,只要一张口,就能让你马上辨别出哪一地的方言。在这里,有原汁原味的民风民俗,有先民从家乡带来的饮食习惯。你能惊奇的感受到河海文化、盐商文化、三晋文化、石油文化、屯垦文化、齐鲁文化等多地域的交融,生产生活习惯、节日习俗、婚丧嫁娶风俗,在漫长的日子里一起往前走的时候,不是彼此排斥,而是彼此欣赏,这就是黄河口民俗。

  等你,在黄河口。只因开荒拓土建功立业的执着。昔日的荒蛮之地,今日的幸福家园,得益于一辈辈人从浑浊的黄河水里蹚过来,从一道道慢坡陡崖上迈过来,峥嵘岁月,从不言愁。兴修水利引黄灌溉,造就了千里沃野;沿海开发养殖,向大海大河要渔业;与时俱进跑在时代前列,发展大棚蔬菜、肉食养殖加工、拓展交通运输、经商繁荣三产经济,创业艰难百战多,硕果累累收获也多,黄河口村落呈现着日新月异的新姿态。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风云际会,沧海桑田,怎么描述都不为过。

  等你,在黄河口。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