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评论

罪孽深重 死有余辜

2018年07月13日 16:23    作者:弓朋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近闻,臭名卓著的奥姆真理教的多名骨干被执行死刑。正应了中国的古语“多行不义必自毙”。

  行凶者确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相信每一名有良知的、理性的社会成员都无一例外地感到罪恶之徒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受害者成为了作恶者的牺牲品,让人唏嘘。心情郁结,不得不一吐为快。

  邪教本质的必然--祸稔恶积

  1.改名换姓。教主麻原彰晃本名松本智津夫,为了渲染自己不同凡人之处,改为现名,据说麻原彰晃日语发音与焚语“王中之王”的发音相同。介绍到这里,不禁让人联想到国内的“法轮功”,这种骗人的伎俩与国内的“法轮功”的教主何其相似,国内是改换出生日期,这位是改名换姓。真是为了达到骗的目的,可以忘祖背宗。

  2.俗套把戏。“奥姆真理教”也在重复着邪教惯用的伎俩,又是一段似曾相识的桥段:1.成立一个组织;2.宣扬教主有特异功能;3.拼凑编造一本教材。然后就是大肆骗人入局:骗财骗色。

  1984年,在东京都开设了“奥姆神仙会”,这就是奥姆真理教的前身。1985年秋,他雇佣杂志社为其作虚假宣传,“飘浮神功图”照片--他双腿盘坐,“飘浮”在半空中。一时欺骗了许多读者。1986年,出版《超人能力秘密开发法》,鼓吹自己的特异功能。1987年,自称在喜马拉雅山悟道,并把他的教派命名为“奥姆真理教”。

  3.伤天害理。邪教的作派总是惊人的相似,好似不戕害人命就显示不出其存在。在这里痛批邪教丧尽天良的同时,为无辜受害者默哀。

  1994年6月,松本市的教徒施放毒气,使方圆100米以内的所有生命绝迹,当场致使6人死亡,200多人受伤。7月9日,在山梨县奥姆真理教大楼施放出可以制造“沙林”的物质。1995年3月20日,奥姆真理教成员在东京3条地铁线的5班列车上发动沙林毒气袭击并导致13人死亡,6300人受伤,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一起恐怖袭击事件。

  人类社会的共识--祛除邪教

  据不完全统计,世界上的邪教组织已有3000多个,美国有1000多个,英国的邪教组织和异端教派有604个,法国有173个,比利时有181个,西班牙有200多个。虽然各个国家对邪教的认定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但日本的“奥姆真理教”,美国的“人民圣殿教”“天父的女儿”“天堂之门”“大卫教派”,瑞士、法国、加拿大等国传播的“太阳圣殿教”,韩国的“统一教”,印度的“奥修静修会”,乌干达的“恢复上帝十戒运动”等,都是被世界公认的邪教组织。

  邪教作为人类社会的毒瘤,成为了各国人民的公敌。它挑战的不仅是信仰自由的问题,已突破了人类良知的底线————对伦理的破坏、对秩序的践踏、对生命的戕害、对科学的抵毁。各国虽制度不同、民风各异,但在针对邪教方面都无一例外地持反对态度。为了维护政权安全和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各国也都纷纷出台了一系列杜绝和处理邪教的措施和制度。目前,邪教已成为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祛除邪教的良方--依法祛邪

  邪教的成因是复杂的、多重的。普遍认为,在物质财富得到初步满足之后,精神生活极出现危机,即“物质与精神失衡”的现象。为在激烈的社会变革和思想动荡中逃避现实,一些人表现出不同形式的精神寄托倾向,而传统的宗教又一时满足不了他们的精神需求,其往往就迷恋于某些异端派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把“创教”作为不轨企图的工具,采用各种手段编造异端邪说,拉拢普通群众投奔他们旗下。

  邪教的防治囿于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社会经济条件、不同的文化背景等的客观条件而莫衷一是。虽措施繁复庞杂,各式各样,但都选择了法治,依法惩处是世界各国治理邪教的基本做法。

  20世纪90年代以来,各国普遍加强了防范和打击邪教方面的立法。如,日本相继制定了《防止破坏活动法》、《宗教法人法》和《破产法》,有针对性地打击包括“奥姆真理教”在内的各种邪教。

  多数国家注重打击邪教在宗教自由的掩护下进行的违法犯罪活动,并根据邪教组织成员的具体刑事犯罪事实对其个人进行惩处。刑法、宗教法、社团法、税法、行医法等法律往往是西方国家政府对邪教组织成员的具体犯罪事实进行惩处的依据。比如,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发生后,日本警方以涉嫌绑架、非法监禁、非法研制麻醉药物、秘密制造枪支、杀人和杀人未遂等罪名在全国通缉麻原彰晃及其亲信,共逮捕嫌疑犯428人。日本东京地方法院以杀人罪等罪名对麻原彰晃等180名嫌疑人进行起诉,将多名“奥姆真理教”骨干先后处以死刑、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等不同刑罚。

 

【责任编辑:琳怡 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