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评论

如何有效地防范邪教组织在农村的发展蔓延?

2017年09月22日 11:18    作者:天行健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长期以来,一些邪教骨干分子屡屡将罪恶的魔爪伸向农村,蛊惑、诱骗群众参与邪教活动,使农村成为邪教入侵的重灾区,这一现象非常值得我们深思。

  邪教组织缘何会选择农村作为重点发展地区,单纯善良的农村群众为何会轻易落入邪教圈套,甘愿受其控制,受其欺骗,甚至给社会、家庭、个人带来严重的危害与损失仍执迷不悟、难以自拔?

  笔者通过调研,发现农民被邪教蛊惑存在诸多软肋,而邪教之所以首选在农村发展的主要原因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农村贫困人口相对较多,对邪教活动难辨真假。虽然我国绝大部分农村已解决了温饱问题,但“靠天吃饭”的现状使农民收入增长相对不稳定,一旦有天灾人祸,有的人又会重新沦为贫困。而邪教组织往往利用帮助贫困户干活、资助小额生活费用、小恩小惠等手段,妄称参加邪教能够解决温饱、过上好日子,使一些群众难辩真伪而进入其圈套。

  案例1:“全能神”披着慈善的外衣,声称“我是来救你的”。他们传教时表现的非常热情,有时还施以小恩小惠。“全能神”信徒为了拉拢家住上海市杨浦区的马某,经常帮她照顾孩子,帮着她做家务,有时还给孩子买点心礼物,当孩子得肺炎住院时,又“慷慨”拿出2000元解急,她碍于情面被一步步拉下了水,最终被骗得背上6000元债务,令本来就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全能神”常利用一些人对基督教的信任或好感,成功接近然后逐步渗透,让她们在不知不觉中陷入泥潭。

  案例2:家住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岗庄的毋某就有过因接受小惠而误登贼船的经历:“1995年秋天,一个平时不太熟悉但又经常在教堂见面的妇女开始和我套近乎,拉家常,我觉着她说话和气,人也不错,就和她多说了几句。后来每次聚会前她都先到我家,热情地帮着照看孩子,做做家务。一段时间后,她开始给我讲:信神也得会信,得找对路子,耶稣时代已过时了,新救世主已经出现,郑州一位女性就是基督肉身复活,称为“全能神”,“全能神”教就是新基督教。过了两三天,她给了我一本《“全能神”你真好》的书让我看,后来她又陆续送来《话在肉身中显现》、《神隐秘的作工》等书和一些光碟,还让我和她一起参加聚会,渐渐地我接受了“全能神”……”

  二是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对邪教认知能力差。据有关资料显示,我国农民平均受教育年限不足7年,小学文化程度和半文盲不在少数,我国失学儿童几乎全部在农村。再加上年轻力壮、文化素质高一点的劳动力外出打工,长期留守的农村人口主要是妇女儿童和老年人,对邪教的认知不足。

  案例:蒋某,女,74岁,文盲,无业,家住重庆市万盛经开区万东镇。2011年,蒋某发现双腿突然发肿并伴有轻微疼痛,因为家庭经济负担重,儿子没有工作,还有一个正在上小学3年级的孙女需要她照顾,为了节约医疗费蒋某对病情是能拖就拖,并没有引起重视,导致病情不断加重。在听说习练“法轮功”可以包治百病后,蒋某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从2011年开始就一个劲地拼命修炼,对“师父”消业治病、修炼得福报的说法深信不疑,为了向李洪志表忠心,她甚至拖着病腿趁着夜色偷偷到广场“弘法”。与此同时,病情持续恶化。区里的反邪教志愿者多次上门提供帮助,希望能了解她的病情,帮助其就医,然而蒋某每次都毫不领情的将志愿者们拒之门外。到2013年底,蒋某的双腿已经无法动弹,半身不遂,整天瘫痪在床,并伴有大小便失禁,整日以泪洗面,悔不当初。

  三是精神空虚,信仰缺失,参与邪教活动成为一种精神寄托。物质的贫困与精神的空虚常常相伴而生。我国农村文化设施落后于城市,一些乡镇的文化设施陈旧简陋。农村地区往往地处偏远、相对闭塞,留守农村的老人、妇女和儿童缺乏精神上的关怀和慰藉。邪教正是看到了这一点,经常派人深入农户家中“讲经布道”。

  案例:家住河南省滑县老店镇李井村的刘某,丈夫长期在外施工,她精神空虚经不起“全能神”拉拢,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河南省封丘县朱村的朱某等留守妇女,面对孤独无望的晚景,“保平安”是她们大的愿望。这时,“全能神”信徒一句“你上岁数了‘神’自然会管你”的承诺,让人们不假思索就掏出了“奉献款”。

  四是农村医疗条件落后,农民缺医少药现象比较严重,邪教乘隙而入。而深受病痛折磨的农民往往抱着到所谓“神灵”面前试一试的心态,糊里糊涂地参与了邪教活动。一些打着治病救人旗号的邪教组织抓住了伺机作案的机会,许多邪教能够在农村大肆发展,正是迎合了群众企求身体健康和求医问药的心理,鼓吹“祷告治病”、“炼功治病”,对民众颇具吸引力。

  案例:河南南阳人赵某霞,因儿子梁某患小儿麻痹症造成腿部疾病,走路一瘸一拐。为给孩子治病,赵某霞相信“全能神”信徒“绝对能治好”的“承诺”,并拿出1万块钱“奉献”给了“全能神”教会。2011年8月16日开始,赵某霞将儿子交到“全能神”信徒手中进行“治疗”。“全能神”信徒的“治疗”手段就是一天只吃一顿饭,唱经、祷告,加上用木板固定住梁某用砖头压,甚至用人上去踩。天气炎热,伙食不足,加之“全能神”教徒的轮番折磨,在“治疗”的第三天梁某体力虚脱致死。

  五是一些地方农村基层组织薄弱,社会管理与服务严重滞后,公共事务无人愿意参与,邪教分子乘人之危,便不择手段进行欺骗。

  案例1:家住在山东省临清市戴湾镇某村的刘某,妹妹得了癌症,四处治疗不见好转,当有人宣传只有“全能神”能治时,姐妹两个都欣然加入。家住内蒙古巴林右旗的董某称,“全能神”信徒就是得知自己的孩子患小儿脑积水、求救无门后,前来“开导”他的妻子王某,称只有信“神”才能脱离苦海。治病心切的王某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不但先后“奉献”11000元,还被“长老”以“过灵床”为由奸污。

  案例2:刘某,男,1975年出生,从小家境贫困,没有完成学业,又因其父亲早逝,母亲身体多病,在找工作中,因为自己得有肝炎,屡屡受挫,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认为不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面对现实的生活,感到很无助,没有稳定的收入,多年来以临时工为生,情绪一直很低落,在1999年从祛病健身走进“法轮功”,在李洪志及“法轮功”歪理邪说的诱惑下,逐渐痴迷,并想通过所谓的修炼达到成仙成佛、一劳永逸的效果。在习练“法轮功”的过程中,由于该刘没有固定的工作,便以“法轮功”为职业,通过在外做“资料”和建“资料点”谋生。因为年轻,且具备较好的组织协调能力,很快被“委以重任”,专门负责“法轮功”相关违法活动的组织工作。刘某转化后承认,虽然为逃避打击东躲西藏、居无定所,但在建点做资料的过程中,他不仅获得了谋生的手段,更从中体会到某种程度的成就感。

  如何有效地防范邪教组织在农村的发展蔓延?

  为了抵御和防范邪教对农村地区的侵蚀,治本之策是各级反邪教部门要坚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和系、利为民所谋,从改善农民的民生状况入手,一方面,大力发展农村经济,尽快使农民脱贫致富。要把引导农民致富和壮大农村经济实力,为农民提供强有力物质保障,为农民办实事、办好事作为第一要务来抓。尝试推进城乡一体化的医疗统筹,最终实现建立一个突破两元结构、打破农村和城镇居民身份、覆盖全民的医疗保障体系。另一方面,加强村级社区的班子建设,树立社区干部在群众中的良好形象,增强向心力和凝聚力。搞好文化和科普下乡,宣传、文化、农业、科技、教育、司法等职能部门要落实各自职能,挖掘农村本地的文化资源,培养农民文艺骨干,建立农民的文艺团队,丰富农民业余文化生活。再一方面,发挥工青妇团等群团组织的作用,送温暖、送知识、送科技下乡,赢得民心,共同建设新农村。努力改善政府和农民的关系,真心实意关心群众疾苦,设身处地为群众排忧解难,特别是对那些生活贫困、家庭不幸的群众以及已经摆脱邪教思想束缚的群众,乡镇党员干部要与其结对子,包村到户,切实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还要打防并举,不给邪教以可乘之机,依法处理和打击邪教违法犯罪活动。

 

【责任编辑:琳怡 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