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评论

恐吓信与“真善忍”

2017年08月24日 11:26    作者:心名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李洪志打着“做好人”、“真善忍”的幌子,到处招摇撞骗,说什么“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是“这个宇宙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把真善忍解释成:“真就是做真事”“善就是乐于助人”“忍就是提高心性”。“做真事”“乐于助人”“提高心性”这些说法看起来好像没毛病,可李洪志和法轮功是这么做的吗?这不,澳大利亚知名器官移植问题专家坎贝尔·弗雷泽竟然受到了“法轮功”的威胁:寄恐吓信,向他任教的大学写信要求开除他,在他的住处前抗议。以“真善忍”自居,竟然做出恐吓、围堵这样虚假、邪恶、暴躁的事情,而且还有寄恐吓信这样下作的手段,着实让人感到愤怒。可回想一下法轮功之前的所作所为,你就会发现造假、恐吓、围攻这些都是法轮功惯用的手段,与它们宣扬的“真善忍”背道而驰。

  造假与真

  坎贝尔·弗雷泽教授之所以受到法轮功的威胁就是因为他说了真话:“我曾多次来到中国进行实地考察,我可以用我的个人名誉担保,‘法轮功’所说的都是谎言”,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法轮功所说的“活摘”都是谎言,他们编造谣言是为了骗取同情,以实现政治目的。“法轮功”组织从以“苏家屯集中营”事件开始杜撰“活摘”谎言,之后又推出了所谓的书和报告,谣言不断升级、变本加厉。然而假的终归是假的,不论是从事实角度、推理角度,还是专业的角度看,“活摘”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谣言。中国在器官捐献与移植领域形成的“中国模式”也再一次对“活摘”谣言予以无情的碾压。可在大量的事实面前,法轮功组织依然咬着“活摘”这个掩人耳目、讨好西方主子的“法宝”死死不放,对说真话的人进行语言甚至是人身攻击。哪里还有一点“真”的影子?

  恐吓与善

  为了牢牢控制住“弟子”,李洪志除了抛出了“圆满”“消业”“治病”等一系列“诱惑”之外,更主要的是通过恐吓来控制“弟子”。比如,通过鼓吹“宿命论”、“末世论”等威胁恐吓弟子,使他们主动捐财捐物,乞求能在地球爆炸、宇宙劫难时,躲过灾难。对于那些加入了法轮功组织,产生了怀疑想退出的“弟子”“就会在这场魔难过后被淘汰掉”,就有“魔”来取他的性命,就让他的元神到痰的世界。在围攻重庆日报社时,“法轮功”甚至狂妄地发出“警告”:如果不道歉,将集体发功,使洪水像当年水漫金山寺那样淹没报社,使地球提前毁灭。对于恐吓别人,“弟子”们学得倒是也快。在劝别人“三退”时候,动不动就是如果不退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云云。这不是赤裸裸地恐吓吗?这还有一点“善”的影子吗?

  围攻与忍

  谁都知道,真理和善良是不会惧怕批评的,假相和邪恶则必然惧怕批评。李洪志和法轮功自知邪恶,有太多的漏洞和矛盾之处,难免让人怀疑和指责,它害怕批评。虽然法轮功以“真善忍”自诩,却容不得也不敢容得半点不同的声音,总以暴力和围攻的方式封堵悠悠众口。有网友曾经将这种行为形象的概括为:“谁怀疑我,我就围攻谁;谁批评我,我就打到谁;谁说法轮功不好,我们就跟谁去争、去斗”,如此概括,实在是贴切之极。自1996年围攻《光明日报》始,至1999年“4.25”围攻中南海,据统计,李洪志等人组织、指挥的300人以上的非法围攻事件就达78起,被法轮功练习者围攻的新闻单位多达17家,围攻人数由最初的几百人激增到上万人。一言不合就围攻,哪里还有半点“忍”的影子?

 

【责任编辑:琳怡 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