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评论

全能神邪教“五最”

2017年07月13日 14:24    作者:木东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2014年5月28日发生的“招远邪教杀人案”,让人们认识了邪教全能神极端的暴力性。2017年6月28日凯风网《全能神在青岛的地下组织被捣毁判刑14人》一文,又一次让人们看清了全能神的极大危害。全能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邪教组织?相较于其他邪教组织,全能神到底“能”在哪儿?

  组织体系最严密

  全能神具有严密的组织体系,呈金字塔式的结构模式,等级极为森严,分工极为明细。全能神名义上的最高权威是傀儡“女基督”,主要工作只是负责说话,即说出“神的启示”。全能神的真正掌权者是被称为“大祭司”的赵维山,主要负责制度执行、领袖任免、钱财分配等实权性的行政管理工作。“大祭司”以下设“圣灵所使用的人”,主要是协助赵维山处理各个部门的“教务”,并为他出谋划策。然后依次为“省级领导”“区级领导”“县级领导”“城乡领导”。全能神的最小单位是“小组”和“排”,每20人为一个“小组”,设组长一名;每40人为一个“排”,设排长一名。从“省级领导”开始,每层设有一线、二线、三线、四线人员,在各地设有“联络站”或“接待点”及特殊的“训练基地”(专供软禁人、“审判”人、为人洗脑所用)。

  活动方式最诡秘

  全能神活动十分诡密,采用特务化的活动方式。其骨干分子居住地随时变动,异地交流任职;教会之间只允许上下级单线联系,不允许有横向联系,内部交往使用暗语,在交流中只称假名(灵名),如“跟随”“超脱”“小白”等;无固定的活动时间,经常变换聚会地点,聚会均采取临时通知的办法,并设立多处接头地点,由专人带路前往,聚会期间不许外出,不准与外界通电话,设专人放哨;传教者一般不准带任何通讯工具,联系时多变换用当地的话吧电话,有人接送和负责接待吃住,还给零花钱;全能神成员大都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被公安部门或政府部门发现叫“出环境”,被发现者要么不说,要么就装疯卖傻,胡说八道,拒不交待。

  发展手段最卑劣

  全能神为发展成员不择手段,计谋之卑劣令人不齿,方式之残忍让人触目惊心。除使用文字宣传、谎言诱骗等常见手段外,全能神还采取物资刺激、色情诱惑、暴力强制等手段千方百计“得人”。在物资刺激方面,传教者以赠送女性高档化妆品、首饰及衣物,赠送男性手机、高档烟酒,甚至主动替人还债等手段以笼络人心;在色情诱惑方面,全能神利用年青女性信徒,常常借“爱情”“婚姻”之名去接近基督教会里的未婚男信徒,甚至以“交通”为名,赤裸裸地利用色情勾引基督教会的男信徒,使他们成为全能神的俘虏;当谎言、金钱、美色用尽,仍有人不为所动时,就对其施以威胁、恐吓、暴力等手段,逼人就范。

  暴力倾向最突出

  突出的暴力倾向是全能神最为鲜明的行为特征。“招远血案”是这方面最典型的案例,张帆、张立东等全能神人员以极其血腥、暴力的方式将受害人吴硕艳活活殴打致死,其行为丧失人性、令人发指。此外,全能神制造的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奸、抢劫、绑架等案件也不胜枚举。全能神还设立“护法队”,采取绑架、非法拘禁甚至割耳朵、剜眼睛、断胳膊、砍脚趾、杀害等暴力形式,逼迫群众入教、阻止信徒离教等。1998年,河南南阳全能神人员以抵制该邪教的基督教徒为对象进行人身伤害,在十几天的时间里,残忍打断人腿、扎伤人脸,有9人受伤,其中2人被割掉右耳朵。2010年河南全能神组织竟然通过杀害一名小学生来惩戒退教的信徒,并在其脚心处留下闪电标识。

  政治立场最反动

  全能神攻击称“当今中国是一个没落的帝王大家庭,受大红龙(指共产党)支配”,煽动信徒要在神的率领下与“大红龙”展开决战,“将大红龙灭绝,建立全能神统治的国度”。在全能神邪教的煽动下,一些地区多次发生邪教成员围攻政府机关、殴打基层干部、阻碍公安干警执行公务的事件,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社会治安秩序。还有一些全能神邪教在乡村设立组织、任命骨干,妄图取代农村基层政权。全能神还向党政机关内部渗透,千方百计地拉拢腐蚀我党政机关内部人员,并与境外敌对势力勾结,窃取我机密文件。

  此外,全能神邪教发展蔓延速度非常快,对个人、家庭、社会的现实危害和潜在威胁也十分严重。对全能神的这些“能”,我们绝不能小觑,务必擦亮眼睛,高度警觉,坚决不听不信不传,让“全能”彻底变“无能”。

 

【责任编辑:琳怡 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