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里看花:蒙古特色统治技术下的多面大元朝

导语

对于中国人来说,元朝是一个特殊的朝代。因为汉人既统治过蒙古人,也被蒙古人统治过,我们对于元朝的感情无比复杂。印象里,元朝就是欧洲的中世纪,是一个充斥着欺压掠夺、汉人为奴、愚昧残暴的黑暗朝代,在蒙古人令人发指的暴政下,汉人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在元朝(1271年—1368年)98年的统治过程中,元朝统治到底是什么模样,臣民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作者:卡布奇诺 编辑:秀才

g.jpg
雾里看花:蒙古特色统治技术下的多面大元朝

    一、华夷之辨,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掠夺者

  蒙古入侵,属华夷之辨,不论是北方汉化程度较高的金国还是南宋都曾奋起反抗,奈何蒙古大军在不断的征战中练就了一身好本领,我们打不过,而且蒙古人简直就是煞星下凡,以屠城闻名海内外,只征服不统治,征伐就像一阵飓风,来无影去无踪,留下满地疮痍,也难怪毛泽东对成吉思汗的评价不高。不只是中国人,当时所有被蒙古大军征服的农耕文明区里的东罗马人、波斯人等对蒙古帝国都没什么好印象。

 

  成吉思汗像

  1、蒙古帝国

  蒙古帝国是成吉思汗在1206年注册成立的。成吉思汗本人及其几代儿孙东征西讨,铁蹄所向,势如破竹,席卷了整个欧亚大陆,先后有四十多个国家,七百多个民族归附,大蒙古国成为人类历史上陆地连续领土幅员最广阔的帝国。

  蒙古帝国的除了中央汗国总部外,其他区域划分为了四个分公司,分别是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和伊儿汗国,四大汗国的统治者在血统上出自“黄金家族”,同奉大蒙古国为宗主。不过在忽必烈就职时,各汗国就已经事实上独立而分裂了,忽必烈的大元朝和四大汗国开始各自为政。

  元朝版图

  2、血腥屠杀

  蒙古铁骑惯用凶残的策略,对抗拒他们的城市必定劫杀一空,以作为迫降的手段,数个古代文明遭到彻底毁灭。血腥屠杀的第一战场在中亚、西亚和东欧。如花剌子模国杀了成吉思汗派去通商的使臣,惹怒了成吉思汗,第一次西征就在撒马尔罕等七十多个城市大规模屠杀百姓和摧毁村庄,有的城市甚至被多次屠杀,给当地造成的巨大灾难和痛苦记忆不亚于“南京大屠杀”给中国人留下的永久性伤害。血腥屠杀的第二战场是中国境内。损失最惨重的是北方的金国和南宋境内的四川,据保守估计中国金境和宋境内人口少了7000万人,而按1207年的户口统计估算人口在1.36亿人左右,人口减少一半。但是值得深思的是,人口减少不等于被屠杀,人口的变化掺杂了太多因素,除了屠杀之外,还有战乱、饥荒、疾病而死、流亡等等原因,而且古代的户口统计技术本来也不好,南宋后期因为苛捐杂税导致人口一半进了深山老林。加上早期蒙古军队像日本人那样以杀人为荣,谎报数字,而被屠杀的民族有痛恨他们,夸大伤亡数量。

  蒙古军队屠城

  3、农田差点变牧场

  成吉思汗曾有一个任性的梦想,那就是“让青天之下皆成蒙古人之牧场”,可见这是位蛮横的主子,带这个梦想就对周边的小伙伴动手了。起初,他们在中国北部亦采用同一策略,成吉思汗攻占中原后有位大臣提出将当地汉人驱赶后把中原变成蒙古人的大牧场。幸亏成吉思汗的谋士耶律楚材极力反对,并对大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以可以向汉人征收大量农业税收为由否决了这个提案,化解了农田变牧场的危机,避免了中原的一次错误产业转型。到忽必烈执政时更加听信儒士的意见,采用一些汉人的政治制度,在中国北方大力扶助农业。

  蒙古草原

  4、种族歧视

  汉族人指责元朝的一大罪状就是人分四等,搞种族歧视,而现在普遍认为元朝无四等人之明确法令,甚至并没有对“色目人”的明确界定,各等人的政治待遇不同的情况确实存在,但这并不能只归因于民族歧视,而是按照中国“打天下坐天下”的那套政治逻辑,他们的族群自然在政治资源上更加优越。

  比如在任用官吏方面,既使用部分汉族官员,又在职务等级、人数等方面一一限制,以保持蒙古人的权力优势,确保实权掌握自己人手里。元朝科举考试中蒙古、色目、汉人、南人乡试各取七十五名,会试各取二十五名,录取比例相差甚远,而且蒙古、色目人考二场,汉人、南人需考三场,考题难易也有差别。元朝的法律中确实为蒙古、色目人规定了许多特权,如“蒙古人因争执殴打汉人,汉人不得还手,只许向官府申诉,违者治罪”等,四等人犯同样的罪,而量刑的轻重不同。但是真正利用法律到处横行不法的多是蒙古、色目贵族,而广大蒙古、色目劳动人民与汉族劳动人民一样,过着受压迫剥削的生活。贫苦的蒙古人甚至有被贩卖到异乡和海外当奴隶的,这在《通制条格》和《元典章》中也屡见不鲜。

  二、改头换面,统治者的姿态

  元朝不同于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它充满了争议。一个落后的游牧民族统治了比它先进的农耕文明,开起了百年老店;一个给人愚昧而野蛮印象的民族,繁荣了工商业文明和海外贸易;一个搞民族歧视的政权建立比汉人朝廷更宽和的刑罚、征收轻省的赋税。其实在统治北方和征伐南宋的过程中,蒙古人就悄悄地开始了身份和形象的转变,由“外族人”抢点金银财宝就跑回蒙古的样子,逐渐换成了统治者的姿态。

  1、宽刑慎法

  元朝时代刑法的最大特点是宽刑慎法。元世祖忽必烈即位之初就曾公开宣示臣下:“人命至重,悔将何及,朕实哀矜。”并著重提出宽刑慎法作为元朝刑法的指导思想。以“笞、杖、徒、流、死”五刑为主刑,且在具体实行这五种刑罚手段时司法机关也格外慎重,因为忽必烈曾指示“朕治天下,重惜人命,凡有罪者,必命对再三,果实而后罪之。”下级州府官员一些过分的拷问手段都受到元政府的大力禁止,而以人道主义精神提出“不胜楚痛,人不能堪”这样的质问,这跟明朝时代政府公开提倡重法酷刑,以此恐吓天下人行径的差距是何等之大。

  元代发明了“烧埋银”,这是元代法律制度中的一个闪光点。这在中国古代司法制度上不仅空前,亦为绝后。“烧埋银”是由罪犯偿付一定数额的金钱给被害者亲属,以作丧事之用,凡属人命案者,均需徵收烧埋银,且对徵收对象,并无民族身份之特殊规定。此外,烧埋银亦非单独之刑罚,而是附加于主刑之上的刑罚,不能抵偿本罪,一如现代司法制度中“刑事责任附带民事责任”性质。

  2、赋税轻省

  元有至少一半时期是不用收税的方式解决财政的,当时的盐铁专营占了国家财政收入的80%。明初叶子奇记述元初“元朝自世祖混一之后,天下治平者六、七十年,轻刑薄赋,兵革罕用,生者有养,死者有葬,行旅万里,宿泊如家,诚所谓盛也矣”。而明朝范濂记述元、明两代松江田赋的情况,说“元入中国,定天下田税:上田每亩三升,中田每亩二升五合,下田两升,水田五升。以此貊道治天下,赋虽轻,不足法也”,他站在明朝的立场上,认为元朝是“以貉道治天下”,却也是承认了元朝赋轻。

  古代的评论家做了一个比较,自唐朝以来,江南殷富,宋朝每亩地收税一斗;元朝每亩地的田税没有超过三升的,而元朝后期张士诚控制江南后每亩地收税至八斗,而百姓开始出现困顿。朱国桢甚至将元末群盗叠起的原因归为“赋税甚轻,徭役极省,侈汰狂惑,酿成臃肿之势”。

  3、言论自由

  元朝的言论自由,到了有点不可思议的程度。元朝孔齐《至正直记》中有一条记载宋朝遗民梁栋因作诗而被仇家诬告,说他“讪谤朝廷,有思宋之心”。这可是重大的政治立场问题,而且很难为自己辩白清楚,历朝历代皇帝为加强思想统治,对这种问题通常都是杀一儆百,绝不姑息。但是元朝礼部最后判决说“诗人吟咏情性,不可诬以谤讪,倘使是谤讪,亦非堂堂天朝所不能容着”。这就是说,元朝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很能理解文人吟诗作对的习惯和发发牢骚的性情,我们不搞“清风不识字,何得乱翻书”文字狱那一套,即便是对朝廷有所怨言,我堂堂天朝,有什么不可以包容的呢?

  4、公务员选拔

  公务员从古至今都是一份不错的职业,特别是心怀家国社稷的读书人,是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相统一的双赢选择。元代的官员选拔主要有三条途径:怯薛(即宫廷宿卫)、吏进、科举。怯薛占元代官员总数的十分之一,科举共开科十六次,取士一千二百人左右。这两种方式选拔的官员数量较少,真正作为元代官员铨选,特别是中下级官员铨选的主要渠道,则是吏进,这也是元代公务员选拔制度中最具特色的一点。

  古代的官与吏是不同的。古代的官是朝廷在编的领导干部,百姓见了是要下跪称老爷的人群,比如包拯,而吏可能就是包拯身边的公孙策、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等人,具体负责文书管理与执法的办事员。

  自隋唐以来,官、吏分野,办事人员要想擢升为官,难比登天。唯元朝例外,受蒙古人实用主义之影响,中原传统观念拘束较少,大量官员是从吏员中擢升。而且,元代的吏员地位亦较之其他朝代更高,某些政府机构的吏员最高可有六、七品之品级。元代前期虽长期未开科举,然而通过吏进之门,仕途并未向儒士阻塞。相反,元代一直将以儒为吏作为既定国策之一,并长期执行。吏员选拔同样是采取考试选拔的制度,元代的官僚制度实际上较其他朝代更加类似于近现代的公务员制度。

元代科举门

       元朝汉族名将史天泽

  5、大学教育

  很多人对元朝有一种无误解,就是不重视文化教育,比如科举考试就办的不怎么样,但其实这是种错觉。元朝创建了近两万五千所各级官学,使全国平均每2600人即拥有一所学校的政绩。元朝对中国士人的文化教育组织书院也相对重视,多方扶持,而且蒙古、色目人和汉人、南人一起,加入到书院建设者的行列,创造了“书院之设,莫盛于元”的历史记录。而且,元代书院的教学进一步扩展,不再局限于人们共知的传播程朱理学而求科举及第的传统内容。如历山书院是我国发现的古代第一所,也是惟一的一所实行医科教学并开办门诊业务的书院,具有特殊的研究价值。又如元西湖书院不仅是元代的国家出版中心,在整个中国出版史上也有着重要的承前启后的历史地位。元代教育的盛况使得朝鲜半岛的高丽人惊羡莫名。如金东阳曾称赞说:“今我皇元,巍巍赫赫,始以武功定天下,今以文理洽海内,起钧筑而当钧衡,弃草莱而谈道义者,不知其几何!

  龙山书院

  三、开放经济,工商业盛况空前

  元朝受蒙古人实用主义影响,经济繁荣有别于其他朝代。农业整体生产力虽然不如宋朝,但在生产技术、垦田面积、粮食产量、水利兴修以及棉花广泛种植等方面都取得了较大发展。由于地域辽阔,经济政策开放,民族间交往增多,同时受儒家轻商思想较少,故元朝比较提倡商业,使得商品经济空前繁荣,国家富庶,而元大都也成为当时闻名世界的商业中心。

  1、官办手工业

  蒙古贵族在立国之初就很重视发展手工业特别是武器制作业,元帝国建立后,仍沿袭了这一传统,只是官营手工业大部分转为日用消费品、工艺品的生产。忽必烈把征服的很多国家的工匠迁到了金莲川,在金莲川与元大都之间搞了很多加工工厂,如专为宫廷织造缎匹织染杂造人匠都总管府,下设绫锦局、纹锦局、弘州“纳失失”(一种高级金锦)局、荨麻林纳失失局等。工厂虽然是现代化的词汇,但是形容元朝的手工业并不为过,这些官营手工局院均有相当规模,少则几百户、多则上千户乃至几千户,比如在荨麻林这一个地方,就聚集了3000个纺织户,今天有些纺织厂的规模都没有这个大。在元大都附近,集中了当时最重要的手工业部门,除织造外,还有军器制造、矿冶、采煤、酿酒、营造建筑等,元大都成为当时北方最发达的手工业中心城市。在南方,元政府还征集各地制瓷名匠,集中于景德镇的“浮梁瓷局”三百余座瓷窑进行生产。此举促进了手工业技术融合,繁荣了当地经济,增加了百姓就业,带动了贸易交流,生产的大量精美丝绸、瓷器、葡萄酒也被用来于“封赏”其他蒙古贵族,缓和关系,以稳定北方政局。

  2、耀眼的丝绸之路

  2015年“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重新唤起了我们对丝绸之路这一历史符号的感知。唐代以后丝路贸易已经由盛转衰,在这样一个大的格局中出现了异峰突起的蒙元丝路贸易高潮。

  元世祖时,将蒙古帝国基于军事需要建设的万数驿站对外开放,形成了以驿路为基本走向,横贯欧亚,且帝及中、西亚的察合台、伊利汗国的欧亚商路网络,恢复了中西传统贸易往来,这是当时欧亚间最短、最安全的路。根据史料记载,在这条商路上,从事商队贩运贸易的,计有拜占庭帝国的君士坦丁堡、波兰、奥地利、捷克、俄国、意大利威尼斯、热那亚以及早期北欧汉撒同盟等地商人、有由西域蒙古诸汗国及其后裔统治的西亚、中亚地区的商人以及中国色目商人等等。

  这条商路上还有一项特殊的经济交流就是朝贡贸易。诸汗国向元帝国进贡,而元朝回赐。所献贡品均为奢侈品和特产,如西域的大珠、珍宝、玉器、水晶、驼马、文豹、狮虎、药物及特产的佩刀等,回赐则有钞币、缎帛、绣彩、金银和东北特产猎鹰等。各汗国在来华朝贡时往往授命使者携带重金,来华后广购元朝各种特产。因此,每一批使团实际上就是一支庞大的商队。

  而对于海上丝绸之路,元世祖在至元十四年(1277年)首先准许重建泉州市舶司,有元一代不变。元政府有采取了低税、招徕、保护和奖励市舶贸易的政策,使元代海路贸易很快又趋繁荣,泉州海外交通贸易进入黄金时期,很快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港口之一。海上贸易东至日本,西达东南亚、波斯、阿拉伯、非洲,出口陶瓷、绸缎、茶叶、钢铁等,进口香料、胡椒、药材、珠贝等。中国大航海家汪大渊,由泉州港出海航海远至埃及,著有《岛夷志略》一书,记录所到百国。

  3、科技新高峰

  经济商贸的繁荣往往伴随科学文化的发展,元朝的文化艺术和科技技术有很高的成就。继唐诗、宋词的辉煌之后,戏曲艺术在元代有了很大的突破和创新,叙事文学第一次占据文坛的主导位置,作者与观众出现互动。据统计现存的剧本名目杂剧就有五百三十多种,元曲成为这个时代文学的突出成就。长篇小说兴起于元末,施耐庵和罗贯中分别于元末明初创作了《水浒传》和《三国演义》。元初书法总的情况是崇尚复古,“赵体(孟頫)书法”是这一时期的代表。元朝既是中国古代天文学发展的巅峰,又是中国数学的最后一个黄金时期。郭守敬在元世祖至元时代修撰《授时历》、制作简仪、大明殿灯漏等辉煌成果远远领先西方数百年。朱世杰的《四元玉鉴》完全代表着宋元数学的最高水平。元政府主导的《大元一统志》、《农桑辑要》等,也体现了元朝对文化科技事业的大力支持。在印刷术、瓷器工艺、火炮技术、造船术、航海术、水利工程技术等方面元代也有许多建树。

  赵孟頫书法

  造船及火炮

  四、天灾人祸,短命王朝的终结

  元朝镜花水月般繁荣过后,却迅速走向衰亡。究其原因,并非像其他王朝的崩溃,它本身具有很多民族特殊性。

  1、继承者们的宫斗剧

  现在很多电视剧讲的是豪门内部为争家产斗得头破血流的狗血故事,为何这样的事偏偏只发生于大家族、豪门里面呢?原因自然是因为“家底丰厚”了。1295年忽必烈去世,其亲手打下的基业正是厚实之时,元朝国力达到了鼎盛。忽必烈去世后元朝的政局开始动荡,1295-1368短短的七十年间,元朝出现过十位皇帝,如此频繁的帝王更迭对一个统一性大国家来说自然不是好事情。忽必烈的指定继承人元成宗就好比乾隆接过了康熙雍正的基业一样,那时的元朝江山繁花似锦、烈火烹油一般。元成宗是忽必烈钦点的储君人选,可惜元成宗仅在位13年就死了。成宗死后,武宗继位,并立了弟弟(仁宗)为储君,约定弟弟死后再归位给武宗子嗣。不过元仁宗最后违背了誓约,将皇位传给了自己的后代,这就引发了元中期一系列的血腥政变。中国许多皇帝在即位后往往要花上好一段时间才能稳固自己的权位,元朝如此频繁地更迭帝位,这就无形中削弱了其内部的凝聚力--各派系势力一时不知该何去何从引致了内乱,这就好比一直紧握的拳头终于松开了一样,拳头松开的片刻就是对其发起致命进攻的绝佳时机。

  2、民族矛盾

  前面提到元朝为了维护蒙古贵族的统治,虽未明确界定,但在全国形成了“四等人”的模糊观念,政治待遇也确有不同。这样的人口划分会导致怎样的结果呢?当最高层的蒙古人与最底层的南人发生冲突时,“色目人”远在西域,可以忽略不计,“汉人”则很可能会左右观望,在局势明朗之前不会轻易靠向任一方。如此一来,冲突就成了“蒙古人”和“南人”之间的双方对峙,在人口优势上,“蒙古人”首先就会大输一筹了。由于“南人”的组成中有农民、手工业者、商人、小地主、知识分子等(不分民族),因此当诸多阶层联合起来时,其蕴涵的力量是元朝政府始料不到的。事实上,无论是刘福通的起义还是朱元璋的起义,义军队伍都是由各色人等组成的。元末的“农民义军”就成了一支融合各社会阶层智慧的队伍,这在历史上都是很“独一无二”的。

  元朝统治者以“外族人”的身份给自己树立了太多潜在敌人,以致于在元末战争中彻底被孤立。在刘福通、张士诚、陈友谅、朱元璋等义军队伍的分段牵制、轮番啃咬之下,庞大的元朝才逐渐被蚕食殆尽,而这一过程竟也持续了近二十年--实际上这二十年也只是将元朝赶回了漠北而已,当“北元”最后被鞑靼所灭时,已是明朝建立三十年后的事情了,所以说,元朝这头“大象”还是很经“啃”的。元朝实际上是一个“盛年而逝”的悲壮朝代,因为它远还没到残旧老化的地步。元之后的大清正是吸取了元朝“民族分化”政策的教训,这才有了清朝近三百年的江山。

  3、官员贪腐

  中国历朝历代都有吏治腐败问题,但元朝尤其严重,在这一点上,元朝甚至不如以吏治腐败闻名的明清两朝,因为明清两朝都曾经有一段吏治清明的时期,元朝却从来没有。蒙古帝国的官员特别多,一块玉石的发掘或一张弓的制造,都会有若干官员管理,官员靠贪污、勒索维持高消费和超级豪华享受。事实上元朝历任皇帝都不遗余力地整顿吏治,从太宗朝(窝阔台)草创吏治时就开始整顿吏治,到退出中原的元顺帝,无一朝没有打击贪污,特别是元成宗朝一次就惩罚了一万多名官员,规模之大,古今中外无如其右者。

  出现这种情况与元朝的制度有关。作为统治者缺乏统治技术是元朝的一个突出特色。他没有中原从先秦时期就开始打造的那一整套完备的文官任用管理技术。元朝从本民族的特权出发,让蒙古人和色目人占据要职,他们大多不懂汉语,不会写汉字,只靠盖章画押来处理公务,官吏的素质可以想见。加上最高统治阶层内争频繁,法制不建全,执行更是无从谈起。明人说元末官吏贪污是因为蒙古色目人完全不知廉耻,找出各种名目来要钱,下级见上级要加参见钱,无事交撒花钱,逢节交追节钱,生日交生日钱,送迎交人情钱等等不一而足,相比之下,明清官吏要钱的手段要高明多了。

  蒙古贵族

  4、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天灾

  14世纪在世界范围内出现了严重的自然灾害,比如冰岛,英格兰、中国以及日本,整个世界都在承受瘟疫,饥谨,农业减产和人口下降。当时中国的灾害情况尤其严重,据《元史》卷五十一记载:惠宗一朝,连年发生气候灾害,冰雹大如拳,小如鸡蛋者常事,平地厚尺许;黄、淮流域,水旱灾害频发,决堤泛滥、改道;有的大雨骤至,平地涌水。十四世纪气候异常寒冷,至少有36年里都是严酷的冬天,创造了人类史上严寒的记录。农耕遭遇冻灾,给本来生活困苦的普通民众带来额外的艰难与困苦。严重的瘟疫出现在1340和1350年代。饥荒在元朝末代皇帝统治期间几乎年年都有记载。灾疫发生后,灾民流离失所,食不饱腹,而此时又频频出现一些怪异的天象。在封建迷信深入骨髓的那个时代,灾疫频发的同时,又频频出现一些怪异的天象,被视为“天怒”,民众暴怒揭竿而起。

  五、千秋功过,谁人曾与评说

  后世的元史爱好者一直争论不休,元朝也确实是争议太多。提出“驱除胡虏”造了蒙古人反的朱元璋后来多次提及元朝时,并没有太多恶感,他就说过“元主中国,殆将百年,其初君臣朴厚,政事简略,与民休息,时号小康”。还有元末明初的大学者叶子奇,这可是知识分子,他评论道“元惠民有局,养济有院,重囚有粮,皆仁政也”,对元朝评价还是挺高的。还有一位济南人,明朝官员李开先,他在《西野春游词序》中一语道破元人小康生活的真实原因:“元不戍边,赋税轻而衣食足,衣食足而歌咏作。”假如当时也有“中央电视台”搞个“你幸福吗”的民意调查,元朝政府得分不一定低。

  一个朝代的兴起与灭亡,是各种势力相互作用相互博弈,再加上历史偶然的结果。儒家有一套逻辑:一个朝代被建立,就是某皇帝尊重儒家,某皇帝英明,某大臣贤良;当一个朝代灭亡,就是某皇帝残暴,某皇帝违背了儒家思想。用这种逻辑去看待极具民族特色的元朝历史,势必会黑化元朝。

  别看不足百年的基业算短,如果元朝真的“一黑到底”,暗无天日,怎么可能有繁荣的经济,怎么可能统治尽一百年,民间早就造反了,要知道,在面对压迫时,“造反”可是汉族人的优良传统。

更多精彩,请点击 http://www.sdfxj.org/jczt/

0
25.png
超意兴:舌尖上的泉城味 ——“问道老号”

每一个老字号品牌,都有一段不寻常的历史、深厚的文化底蕴、经典的传承故事……山东省商务厅、山东省老字号企业协会(筹)联合推出“问道老号”品牌传承系列报道,挖掘...

1.jpg
古人纳凉神器:男女同款“开裆裤”

“浅色縠衫轻似雾,纺花纱袴薄于云,莫嫌轻薄但知著,犹恐通州热杀君”——白居易《寄生衣与微之》.《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丝绸古道说新疆》.

【专题】上古画轴,洪荒年代的华夏文明【山东】

中华文明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上古时代文明更是这文明的起源,从小小的原始部落和小小的地区,到不断与其它部落联合,融化和扩张,逐步形成一个规模庞大的帝国。

古代防假币流通的高招

明朝十六帝:为何北京只有十三陵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