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外邪教

东京奥运会存在恐怖主义邪教威胁风险

2017年09月05日 00:00    作者:    来源:凯风网    [纠错]

  核心提示:《日本时报》(Japan Times)网站2017年3月18日刊发了特约作者马修?赫农(Matthew Hernon,同时也是《东京周末人》杂志特约撰稿人)的评论文章。22年前奥姆真理教曾在东京地铁发动恐怖袭击,造成重大伤亡,然而今天的日本似乎陷入一种安全错觉。2020年奥运会将在东京举办,虽然日本政府非常关注预防恐怖主义袭击,但作者在访问了前奥姆真理教发言人、现光之轮领导人上祐史浩后,二者均认为日本当局的防范措施不够有效。奥姆真理教研究专家有田芳生也提出,接下来几年不能排除另一个危险邪教形成的可能。

 

  2004年7月,东京,消防部门官员参加反恐演习(美联社)

  日本被普遍认为是可以安全生活的地方,目前在全球和平指数名单上居于最和平国家第九位。人们通常认为这个东亚国家社会有序,凶杀率很低,极少暴力袭击行为,所以深夜在东京市中心游荡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但谈及预防恐怖袭击,似乎这种相对平静的氛围将使这个国家陷入安全的错觉。

  虽然伊斯兰国(ISIS)把日本视为敌人,但日本通常并不存在恐怖主义风险,部分原因是目前它在国际上主要持和平主义立场,且移民法律严苛。然而,正如我们过去所看到的,由团体或“独狼”实施的恐怖活动在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生,即使是在人们认为安全的地方。2011年挪威于特岛夏令营大屠杀即是一个例证,纳粹支持者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先是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引爆炸弹炸死8人,之后再到于特岛杀死69人。

  现代日本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发生于22年前,东京地铁系统成为有毒化学品的目标。1995年3月20日,五个人分别在高峰时段的三条地铁线路上,戳破装有沙林神经毒气液体的塑料袋。短短几小时内,12人死亡,约5000名乘客受伤。

 

  1995年3月,日本富士宫市的一个房间里,世界末日邪教奥姆真理教的信徒们在冥想(日本共同社)

  散播毒气者和接应他们逃跑的司机都属于以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为首的奥姆真理教成员。这位自封的大师向他的信徒许诺,一旦他们拒绝物质主义,捐出所有的钱,身上的罪孽就会得以消解。据说在他的策划煽动下,包括反邪教律师坂本堤一家在内的很多人惨遭谋杀。

  1994年,奥姆真理教在长野县松本市一处居民区释放沙林毒气,造成8名居民死亡。同年,奥姆真理教使用VX神经毒剂暗杀一名大阪职员,并实施了其他两起未遂的谋杀。据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哥哥金正男即是死于此毒剂。另据报道,40名奥姆真理教成员在1992年曾到扎伊尔,企图获得埃博拉病毒以作为生物武器,但未能得逞。

  尽管如此,奥姆真理教仍然设法暗中发展他们的计划,希望不被发现。现在,与其密切关联的两个所谓危险宗教——“阿莱夫”(Aleph)和“光之轮”(Hikari No Wa)已被置于日本公安调查厅和国家警察厅的严密监视之下(译注:阿莱夫是在奥姆真理教遭日本政府强制解散后,由原教徒重新建立起来的组织,目前以麻原彰晃家族成员为核心;光之轮是在此之后从阿莱夫再次分离出来的组织)。

  最近一次访问东京世田谷附近的光之轮总部时,我亲历了这种监视。先是一位制服警察和一位便衣警察迎接了我,之后我才和光之轮的领导人上祐史浩(Fumihiro Joyu)落座。上祐是奥姆真理教的前发言人,他表示很后悔自己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所作所为,当时他经常在电视上强烈否认奥姆真理教与东京地铁毒气事件的联系。不过,当阿莱夫成员依旧忠于麻原彰晃时,上祐宣布不再遵从麻原彰晃的教义,并公开宣布与这个他一度视之为导师的男人决裂。然而,由于曾是奥姆真理教的关键成员,他极可能永远无法赢得公众的信任。

 

  光之轮领导人上祐史浩认为如果存在恐怖威胁的话,极可能来自国外,或者来自国内袭击者的独立行动

  “我曾经身处罪犯阵营,现在我很担心自己成为受害者。”上祐表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日本一直是一个和平国家,但随着奥运会临近,你无法预料将会发生什么。从某种程度来说,恰恰是 ‘非常安全’这个错觉使得这个国家更加脆弱。”

  “在上世纪40年代以前,有警察机构严格监视反政权的反对派团体。公众痛恨这一点,并在过去的70年来获得了很大的自由度。我们没有美国中央情报局或英国军情五处这样的机构。日本公安调查厅并没有类似这些机构的权限,没有真正进行间谍活动,监听的范围也是有限的。除了监视阿莱夫和我们光之轮,我不知道它还做了什么。”

  就来自国内的威胁而言,阿莱夫和光之轮似乎被看作最值得关注的组织,公众和政府视其为潜在的危险分裂团体,至少直到2018年底,都将对其施以严密监视。相比于日常活动的监视,上祐认为日本公安调查厅应该通过和前奥姆真理教成员对话,更好地了解恐怖邪教。

  “一个美国研究机构(新美国安全研究中心)就在做这样的事。”上祐说:“这个机构由前海军部长理查德?丹齐格(Richard Danzig)领导,他们拜访曾经的奥姆真理教成员,包括我,以及那些已经入狱的成员,了解那些化学武器是如何制造的,并深入洞察我们的精神层面。我看过一份来自松本沙林毒气袭击受害者家庭的声明,呼吁日本当局做类似的事情,但日本政府并不认为这类研究有什么必要。”

  “唯一的手段似乎就是监视过去曾引起麻烦的团体。但这无法阻止未来恶行的发生。在我看来,最有可能的威胁将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来自国外,因为日本被看作是主要由美国控制的国际体系的一部分;二是来自个人,一个或一小撮理想破灭的人可能会为了抗议看似日益不公平的社会,做出极端的事情。至于国内有组织的恐怖主义,我认为,像奥姆真理教那么大的组织秘密计划袭击这种事,现在几乎没有可能发生。”

  怀疑论者会提出:这就是你期待从一个曾经是恐怖邪教组织发言人那里得到的评论。这里必须指出:光之轮自从2007年成立以来,没有参与任何非法活动,还删除了所有与麻原彰晃有关的海报和文件。日本民主党议员有田芳生写过大量与奥姆真理教相关的书籍,他认为光之轮并非严重威胁,但对阿莱夫,他却不是很确定。

 

  日本民主党参议员有田芳生称监控每个人是不可能的

  “鉴于阿莱夫的成员持续全身心追随他们的前领导人麻原彰晃,应将其列入可疑范畴。”有田说:“而从光之轮对麻原彰晃的态度,我个人认为不必太担心。但在接下来几年中,不能排除另一个危险邪教形成的可能。1995年东京地铁毒气事件之后,国家警察厅表示判断来自新组织的潜在威胁很困难。监视所有的团体是天方夜谭,所以遭遇未知方的突然袭击,特别是来自国外的突袭,这极有可能。”

  美国联邦调查局退休特工爱德华?肖(Edward Shaw)对此表示同意,他曾是美国驻东京大使馆助理法律专员。

  “从1995年俄克拉荷马爆炸案到1993年和2001年世贸大厦两次遇袭,历史上一些最臭名昭著的恐怖袭击超出了人们的预想。”肖说:“从现在开始到奥运会,日本国内外某个希望引起大规模恐慌的未知组织可能会浮出水面。但现在,当局的关注重点无疑是激进的伊斯兰组织,尤其是伊斯兰国。”

 

  美国联邦调查局退休特工爱德华?肖表示,世界上最擅长利用物理设备进行监视的就是日本警方

  日本政府目前正在积极备战奥运会,从现在起直到2020年,他们将持续高度关注相关事件。一年一度的隅田川烟花大会每年都会吸引近一百万名观众,去年的烟花大会上,日本出动了防暴部队,用路障封锁道路,阻止车辆进入,巡逻的警察们帽子上装有摄像头,快速反应部队随时待命。

  肖认为,日本政府非常善于控制人群、预防公共安全和犯罪。奥运会的安防问题在于目标数量,你无法监视每一处。你能够做的就是在未来的三年中,利用例如窃听等所有可能使用的秘密技术资源减少威胁。

  “奥运会万众瞩目,肯定会有组织想要借机大搞破坏,他们有足够时间进行准备。”问题在于政府使用的反间谍技术和调查手段能否提前发现危险状况。

  原文网址:

  http://www.japantimes.co.jp/news/2017/03/18/national/crime-legal/false-sense-security-experts-weigh-threat-terrorism-poses-japan#.WNEdftWGPIU

【责任编辑: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