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几万积蓄因法轮功打了水漂

2018年03月08日 09:25    作者:晓 筑    来源:山东反邪教网    [纠错]

  高秀兰本是一个勤劳善良的农村妇女,出生于六十年代的山东邹城农村,经历了吃不饱穿不暖的贫苦童年,青春时期也是饱经风霜度日如年。因生活在很不发达的偏远老区农村,受当地风俗影响,很早的她就嫁人出户。为了生存不得不挑起农活的重担,不到两亩地的农田每天都要走上一个小时的山路,还要面对 “土里刨食儿”的沉重劳动。期间的艰辛对于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来说,无疑是一种摧残。更不幸的是婚后的生活,并不象现代电影电视剧中那样的浪漫富有情调,更多的是“孔雀东南飞”“渴望”等剧中女主人公式的情感忧伤。当时的高大姐每每面对黄土就落泪,只有偶尔听到叽叽喳喳小鸟的叫声,才换回她和年龄本就应该相符的笑容。也许是小鸟给了她希望,也许是刘慧芳给了她力量。终于在婚后不久毅然选择了离婚,并到外地去追求她的梦想。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对于一个离婚的农村女人来说,依然是步履艰难,但开弓没有回头箭,高大姐2003年前后辗转到威海打工,先后到饭店刷过碗,马路边摆菜摊,服装厂裁剪布等等,硬是靠着自己的双手一点点积攒着积蓄,积累着人脉。融入一个城市并不难,因为城市需要勤劳的务工者,需要追求梦想的创业者。经过几年艰苦努力,高大姐身上再也看不出原来刚入城时的羞涩和迷茫,这时的她眼睛里充满自信,行走在街头也是落地有声。年富力强的她有了生存的资本,同样也迎来了异性的青睐,经人介绍她和一个当地的男人结了婚,转过年后还生了一个孩子。这时的高大姐虽算不是富有,但一家三口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方式,让她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一种历经沧桑苦尽甘来的甜蜜,是一种发自内心期盼已久的获得。她被欢乐包围着,她被幸福缠绕着。

  幸福的日子伴随着孩子的成长一天天的过去,高大姐长、高大姐短那些邻里邻外的融洽,让高大姐听到的更多的是赞美声和说笑声。2009年的一天,在农村的一个大集上,一个背着暗紫色帆布包的大姨遇到了她,跟她聊起了家常,“你是一个好人,你是一个有德行的人,你将来一定会成佛的”。哦啊,听听,这是多么另人迷醉的赞美之词啊。对于没怎么上过学的高大姐来说,佛就是上天,佛就是大地,佛就是崇高无上的化身。那么成佛不就是自己成为了上天吗,不就是自己成了菩萨吗。相比如今幸福带给人对长寿的期盼而言,成佛对于人的诱惑力可以说是致命的,因为这是一个永远也不能实现的事实。此时的高大姐并没有过多的思考,她坚信自己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有德行的人,那么成佛是不是也就顺理成章了呢。就这样,从那位大姨手里得到了一本“转法轮”,想成佛的她开始了追梦的修炼之路。

  手捧着“转法轮”一看就是几个小时,时不时还要在床上合拾打坐,期间也曾因身体的不适应、丈夫的埋怨及孩子的哭闹所动摇,但想到成佛,想到这些阻碍就是“消业”、就是“还业”,为了终究能“圆满飞升”,高大姐选择了坚持。此时的高大姐完全跟社会脱了钩,满脑子是一些邪恶理念,再也听不进丈夫的劝解和邻里的相劝,辞掉了工作,买了电脑学会了上网。除了“转法轮”的影响以外,逃到国外的李洪志运用网络不断抛出所谓的“经文”鼓励练习者“上层次”。更可恶的是“法轮功”组织恶评共产党,编造“活摘”谣言,用一个个热点话题捕风捉影攻击党和政府。指使练习者“走出去讲真相”。高大姐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多次自己或伙同他人下载“法轮功”恶评文章及反动标语口号,上街投送或张贴,此时的她已经彻底轮为一个邪教分子,孩子的学习她不再过问,孩子的生活也不再打理,有时还因孩子本能的童趣影响到她的心情而打骂孩子,以致孩子性格发生严重扭曲。丈夫也因她的变化和她发生多次争吵,几万的积蓄都被她用在了制造反宣品上,本不富裕的家庭变得异常艰难。

  法律面前不会同情任何人,违法必然被究。高大姐终因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条之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罪条款而被公安机关抓获并移交司法机关审判。经过服刑的高大姐懊悔不已,后悔自己无知,丧失做人的根本,一味想着成佛,忽略了原本幸福的一家人的情感,她也为之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责任编辑:秀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