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为邪教受害者的反戈一击点赞

2018年01月31日 14:26    作者:卫健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纠错]

  中国反邪教网发表独家专访《王进东女儿:李洪志是自焚事件的主谋》后,接着又发表了叶心凝的《谢谢你的勇敢!》,为自焚受害者王进东的女儿王娟站出来揭露、控诉邪教的罪恶并警醒他人的勇敢行为点赞。叶心凝说得好,王娟女士不惜自揭伤痛,用自己的经历回击“法轮功”邪教的丑恶,这份责任和担当,本身就是一个大写的“勇”字。其实,由邪教受害者转化为反邪教斗士的勇者又何止王娟一个。放眼世界,这样向邪教反戈一击的勇者不在少数,让我们也为他们点赞吧!

 

  尼克?斯金纳逃离邪教后用慈善捐助帮助邪教受害者。

  据英国电讯报报道,时尚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尼克?斯金纳首次谈及他作为一个聪明的中产阶级,如何逐步陷入哥斯达黎加的一个邪教的控制,被洗脑,试图自杀,几番觉醒又被迫屈从,最终决定逃离,还不得不奋力从被邪教洗脑的女友手中夺回儿子抚养权的波折经历。在反邪教专家的帮助下,尼克终于回到生活正轨并希望通过捐助慈善组织Catalyst来完成救赎,资助他们建立一个有别于其他国家的帮助邪教受害者的治疗中心来帮助更多的邪教受害者。现在,Catalyst每年处理近200例的受害者案例。(《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凯风网2017年4月9日)

 

  英国电讯报相关英国电讯报相关报道截图

凯西?申克尔贝尔格演独角戏警醒他人。

  据《奥巴哈世界先驱报》2017年6月11日报道,美国女配音演员凯西?申克尔贝尔格(Cathy Schenkelberg)将返回家乡奥马哈,继续其自编自演的独角戏的巡回演出,讲述如何“逃离”科学教,重新寻找生命的意义与和平;并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警示后人,不要再重蹈覆辙。她说,在科学教的经历还让她的银行账户缩水,她捐了近一百万美元给教会或是用于参加科学教的课程。最后的结果是彻底破产。她说,“与时间的损失相比,钱的损失真不算什么。”陷入科学教近二十年后,凯西于2009年离开了教会,这位毕业于兰卡里(Roncalli)天主教高中的女演员本周返回奥马哈,进行75分钟的独角戏巡演,独角戏的名字叫做《捏爆罐头,逃离科学教》。凯西的表演解释了她如何被“吸入科学教学的漩涡”。她说:“演出讲述了一个出生良好家庭的天主教女孩,是如何为了寻找更高的生活目标而最终被卷入邪教的。”“这个剧就象是一个轮回,把我带回我的根源。 她表示:“我演出的根本出发点是为了治愈和原谅自己在过去二十年的选择”,“我会渡过这一段,并愿意跟任何人分享可能会有的经历。我把它称为对我灵魂的治愈”。兰卡里高中的发言人说,学校很欢迎凯西回来,很高兴每卖出一张票她就会向学校捐赠10美元。(《美国配音女演员独角戏讲述逃离科学教经历》,凯风网2017年7月10日)

 

  凯西?申克尔贝尔格和她的独角戏海报

女作家斯梅尔斯出书讲述涉邪经历。

  据南非《星期日时报》、《先驱报》等媒体报道,女作家莱斯利?斯梅尔斯的新书《邪教姐妹》即将由南非专有图书公司出版发行。该书主要取材自斯梅尔斯和她母亲之间往来的信件,在莱斯利?斯梅尔斯小时候,不知是开玩笑还是有预感,她的母亲曾嘱咐给她两件事:“不要随便结婚,不要加入邪教”。然而,10多年后,斯梅尔斯从女孩儿变成了女人,还是深陷邪教组织“吉姆?罗伯茨信仰团”中难以自拔。作者在书中自曝曾深陷美国“吉姆?罗伯茨信仰团”长达10年,其间被逼迫与陌生男子结婚并生下3个孩子。该团体的信徒风餐露宿,甚至捡垃圾桶的食物吃,被作者形象地称作“垃圾箱啃食者”,其悲惨境遇令人唏嘘和反思。作者在书中说,“上世纪8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我自绝于这个世界,改变了自己的穿着和说话方式,完全听命于团体”,“ 整整10年,我抛弃了自己的一切,拒绝了所有现代舒适的生活,彻头彻尾地变成了邪教团体的一员”。(《<邪教姐妹>——女作家笔下的悲惨十年》,凯风网2017年4月20日)

 

  莱斯利·斯梅尔斯在书中详细记述了10年邪教的悲惨生活

17岁的前科学教信徒揭露邪教罪恶。

  揭批科学教网站tonyortega.org于 2017年7月21日刊登一篇题为《利亚?雷米尼反科学教影片第二季临近,更多前科学教信徒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的报道。报道称,受雷米尼纪录片的鼓舞,越来越多的科学教受害者开始站出来讲述自己在科学教的痛苦经历,以此警示后人。当时年仅17岁的前科学教信徒Anne Renner Krzanowski接受了采访。受访者详细讲述了科学教拉拢年轻人入教、对其进行思想控制、破坏其家庭的真相。Anne Renner Krzanowski控诉道:“他们命令我与父母、家人脱离联系,搬进教会住,说有人会照顾我,里面有我所需要的一切,我可以为‘更大的利益’做出贡献,达到最高层次的精神启蒙,……我开始与父母疏远,我被教会灌输他们的理念,他们的洗脑开始在我身上发挥作用。”受访者除了感谢父亲在关键时拯救了她,还说:“我感谢上帝带来了雷米尼和Mike Rinder(海洋组织前成员)以及每个勇敢地讲出自己故事的人。这个可怕的邪教害了这么多无辜的人,破坏了这么多家庭。我自己的家庭也差点被破坏。”(《加入科学教是“最可怕的噩梦”》,凯风网2017年9月20日)

  卡拉?琼斯拍摄亲历纪录片揭露“统一教”。

  2017年5月4日,美国主流媒体《赫芬顿邮报》刊登卡拉?琼斯(Cara E. Jones)的文章《当真实变成复杂:关于讲述我在统一教成长的故事》。作者卡拉?琼斯目前是电影制片人,生长于一个信奉韩国统一教的美国家庭,其父母担任统一教的高层领导。成年后,卡拉?琼斯接受统一教创始人文鲜明的包办,与一位相识仅一个月的男子结婚,但因婚后感觉不到幸福而离婚。作者表示:“我曾是一名记者,我开始像其他邪教徒一样,讲述自己的故事,凸显统一教所具有的各种轰动性因素、其创始人,甚至作为反派角色的我的父母。我在写这个故事过程中,常常泪流满面抱枕痛哭,我的朋友们可以为证。” “只要轻轻一触,我们许多既往创伤就会像未加理顺的磁带一样缠绕一起。对我来说,回顾自己过去的这段痛苦经历,已成为寻求深入理解并愈合之路。”卡拉?琼斯就这样以揭开自己疮疤,让自己“再次疼痛”的方式向世人控诉邪教的罪恶,她“希望自己五个月大的小女儿也能够茁壮成长”,不再受到邪教伤害。(《美国电影制作人拍摄亲历纪录片揭露统一教》,凯风网2017年6月20日)

 

  卡拉?琼斯(左图)

 

  1995年在韩国首尔奥林匹克体育场参加统一教集体包办婚礼

  此外,美国作家夏琳?艾奇出版自传《浪子回头:逃离原教旨主义和圣路国际邪教控制》,讲述她身陷美国最大邪教之一“圣路国际”十七年的经历,以此警示他人;汤姆?克鲁斯前妻凯蒂?霍尔姆斯准备出版回忆录,讲述她与汤姆?克鲁斯的婚姻,以及与科学教的关系,以此揭露科学教的黑幕;等等。邪教受害者的反戈一击,十分有力,对邪教的打击往往是致命的。这些勇者,都值得我们尊敬,值得我们为他们点赞!

【责任编辑:马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