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陈兰的酸苦甜

2017年11月09日 10:59    作者:郑 路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2017年8月27日凌晨,36岁的陈兰在诸城市中医院产房里顺利生下了一名女婴,看着刚刚出生的女儿,酸苦甜一起涌上了她的心头。  

图片来自网络

  想想自己的身世,她的心头酸溜溜地。

  由于家里穷,陈兰没有上过学,一直在家务农。自16岁来了月经后,一直不正常,要么两三个月来一次,要么来了时间很长,由于没有钱,没有上医院看看,这样一直拖了。陈兰因为经期长湿了裤子,经常遭到别人的嘲笑。

  想想自己习练“法轮功”经过,她的心头苦涩涩地。

  1998年春,她赶村集时,碰到几个人在打坐练功,其中一个就有本村的妇女刘兰香,她非常好奇。经询问,她才知道这种功叫“法轮功”,不仅能祛病健身,叫人做好人,还能得道圆满。刘兰香还告诉她,像她这种小病只要练练“法轮功”保证好了。

  

图片来自网络

  陈兰半信半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开始习练起来。由于不识字,她只能听刘兰香她们读《转法轮》,动作靠手把手教。陈兰虽然没有上过学,但是记忆力很好,理解能力强,别人读过了,她能说出大概,教过的动作,她自己练习几遍就会了,而且做得比较标准,经常得到市辅导站长的肯定,很快就被任命为附近几个村子的“法轮功”习练站点的负责人。

  练了一段时间后,陈兰的经期虽然来的时间还是不太规律,但是来了以后,待的时间不是那么长了,陈兰感到莫大的欣慰,对“法轮功”能祛病健身的说法深信不疑了,习练的热情由高涨变为痴迷,不久后她就升为诸城市贾悦镇练功点负责人,该镇所有关于“法轮功”的资料都由其负责收发传递。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陈兰十分不理解,先后多次组织人员到北京讨说法。之后近十年的时间里,陈兰不是出去讲真相、偷贴标语、挂横幅,就是在家练功打坐,家里的农活一点都不干,还经常偷拿家里的钱买资料。家里人看到这种情况,心急如焚,多次苦口婆心地劝说,收效甚微,也多次给她物色对象,人家一听她习练“法轮功”都拒绝了。

  由于长期的起早贪黑讲真相、打坐练功,陈兰吃不香睡不好,造成身体很虚弱,经常感冒,她的经期不仅还是没有规律,还有经血减少的迹象,她认为是没有按照“真、善、忍”标准修炼造成的。

  2010年,在农村已经大龄的她嫁给了一个家里比较贫穷一直没有娶上媳妇的光棍汉,这个男人好容易娶上媳妇,对她珍爱有加,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把打工挣来的钱全部交给她,买好吃给她调理身子,在丈夫的调理下,身子逐渐好起来,但是陈兰还是经常背着丈夫去张贴自己手写的小标语。2012年春陈兰意外地怀孕了,刚开始还沉浸在做妈妈的喜悦中,后来想想自己的修炼还未达到要的层次,真相还未向世人讲清楚,救度众生的任务还未完成,要是师父怪罪下来,会落得形神俱灭的后果,陈兰感到一阵阵后怕。整日陈兰的心惶惶不安,丈夫经常宽心她,也劝她不要再出去干那些违法乱纪的事,她表面上答应,趁丈夫上班不在家时偷偷地继续去贴标语。在她怀孕四个多月的一天晚上,她骑着那辆刹车不太好的电动车,到附近村庄张贴标语时,不慎摔到沟里,一位路人发现后及时报警把她送到医院,由于摔得比较重造成了流产。

   回想起十多年的练功经过,自己整天学法、练功、讲真相,可是“法轮功”不但没有给她一个强健的身体,而且“师父”的法身也没有保护她,让她失去了孩子,陈兰的苦一阵阵涌上心头,。

  想想脱离“法轮功”后的生活,她的心头甜滋滋地。

  陈兰小产后,丈夫没有责怪她,继续以往的细心照顾她,镇、社区的工作人员不时上门看望她,反邪教志愿者多次上门做她的思想工作,陈兰表示坚决不再相信“法轮功”了。

  在陈兰身体恢复一段时间后,社区帮助她找到了一份保洁工作,虽然工资不太高,但陈兰很满足,加上丈夫打工挣的钱,每月也有四五千元的收入,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原先家里一件像样的东西也没有,现在家用电器样样俱全。陈兰下班后,到附近的社区广场跳跳广场舞,不仅身体比以前健康,还认识了许多朋友。

  

图片来自网络

  搂着怀中的女儿,望着守在床边的丈夫,陈兰回想脱离“法轮功”这段日子的生活,她的心头甜滋滋地,并暗暗地下定决心,绝不再去相信那些乌七八糟的什么神,好好抚养女儿长大成人,维护好自己的家庭生活。

【责任编辑:琳怡 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