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亲爱的,愿在天堂里没有邪教(图)

2017年10月09日 10:48    作者:张兆杰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我的妻子叫李玉梅,是原高密市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我们相识是在十八年以前,两个人都刚刚大学毕业,她在一个乡镇医院里工作,而我在一个企业里面做销售。我欣赏妻子的文静贤淑,妻子欣赏我的踏实努力,相识不久,我们便相爱并确定了关系,不到一年,我们就结了婚,一年后,女儿也出生了,一切都仿佛是水到渠成。那个时候,三个人的世界里,虽然忙忙碌碌,但却恬静而温暖,虽然每天都在为柴米油盐而奔波,但生活地充实而惬意。妻子工作很上进,是她们卫生院的“一把刀”,没过几年便被市人民医院调走,成了一名外科大夫,而我也因为工作成绩突出,被提拔为销售科长,仿佛生活在我们面前铺就了一条康庄大道。

  万万没有想到,生活却在这时候和我们开起了“玩笑”。一种邪恶的力量正一步一步把我们推上万丈深渊。由于我长年忙于公司的销售工作,经常要出差和加班,家里的大小事务便都压在了妻子的身上。妻子又是一个在工作上很要强的人,照顾孩子、洗衣做饭只能在休息的时间里完成,久而久之,妻子的身体便出现了问题。先是患上了乳腺增生、慢性肠胃炎,2011年,又被确诊为早期乳腺癌。我只好辞掉公司的工作,专心回家陪伴妻子,陪她去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大医院治疗。终于,妻子的病情有了很大好转,几近痊愈,我才放心又找了一份工作。大约在2012年的一天,我下班回家,妻子神神秘秘地把我拉进了卧室,对我说:“我最近和一个亲戚学了一门功法,听说很好,如果学好了,不用打针吃药就能把病治好呢”,还拿出一本书,名叫《转法轮》。现在回想起来,我都恨自己,那个时候没有认识到这个所谓“功法”的邪恶,本以为只是一门气功,让妻子学学对她的病情有好处。我便和她说:“能管用吗?要是真的管用,学学也行”。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就是噩梦的开始。起初,妻子只是下班回家照着书籍、还有不知道从哪到弄到的光盘练功,一天也就练习一小会儿。但随着时间推移,她“练功”的时间越来越长,常常是一下班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床上盘腿打坐,练习所谓的“功法”,连饭都顾不上吃,更别说家里的大小事务了,连女儿的学习、生活也渐渐不再关心。刚开始,我还认为她练功是为了治好病,可是慢慢发现,她真的连药都不吃了,身体也越来越虚弱。我发现不对劲,才开始研究一下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功法”。从网上一查,我惊愕地发现,这个所谓的“功法”名叫“法轮功”,其实是一种彻彻底底的邪教,有多少人受这种邪教蒙骗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急忙找到妻子,告诉她必须马上停止练这个“功法”,而妻子这时候已经听不进去了,她对我说:“这不是什么邪教,而是全宇宙最高佛法,只要跟着师父勤加练习,不光能治好我的病,还可以做到你想都想不到的事情”。而当我指出她停止用药对自己的身体不好时,她又说:“我是医生,自己知道什么能治好我的病。有多少病再好的药再好的治疗也不管用,我之所以长病,是因为我身体里存在‘业力’,只有练习‘法轮大法’,才能给自己‘消业’”。

  没有办法,我只好发动亲人朋友一起做妻子的工作,可她根本听不进去,而且“练功”更加变本加厉。一次,女儿感冒发高烧,咳嗽不止,我从药店买来药给女儿吃,她发现后,却说:“不能吃药,孩子没有问题,等我练完‘功法’,师父会帮我把她的病治好的”。那天,我是第一次发怒,没想到妻子已经愚昧到了这种地步,已经被邪教变成了一个魔鬼。我和妻子吵了起来,由于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还失手推了她一把,这是我们结婚以来第一次吵架动手。看到我们吵架,懂事的女儿哭着说:“爸爸妈妈,你们别吵了,我不吃药了,我已经好了……”那一刻,我真的是欲哭无泪!从那天开始,我和妻子的“战争”便开始了,几乎是三天一大吵,一天一小吵。起初还顾及左邻右舍,怕别人笑话,当看到她为了练什么“功法”,家里事情什么也不管,便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我把妻子所谓的“宝书”给烧了,光盘扔了,妻子便又从别的地方再弄来;看到她在床上练功,我就把她从床拉下来,不让她练,而妻子就离开家,可她怎么也听不进去!

  终于,更加悲剧的日子接踵而至。2015年5月的一天,我在公司上班,接到妻子医院同事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妻子在医院昏倒了,我急匆匆赶到医院,妻子的同事告诉我一个噩耗:怀疑是癌症复发,已经转移!没几天,鉴定结果出来,竟然是乳腺癌晚期,癌细胞已经转移到肺部!医生还告诉我,如果现在及时住院治疗,还有治愈的可能。拿到结果,我真的是感到有如晴天霹雳一般。这难到就是妻子练习“法轮大法”的结果吗?她那个所谓的师父不是能救人吗?怎么救不了她这个痴心不改的弟子!后来我让妻子住院治疗,希望能让现在最好的医疗科学再延续妻子的生命,可妻子怎么也不住院,她说:“我相信‘法轮大法’,我相信师父,一定可以救我,别的我什么都不信!”妻子的同事们来了,我的岳父岳母来了,亲戚朋友们都来了,劝她住院治疗,妻子都无动于衷。连年幼的女儿哭着跪在地上求她:“妈妈求求你,快去住院吧,我不能离开你!”而妻子仿佛着了魔,自己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停“练功”……

  2015年7月21日,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妻子终于在家里又一次昏倒,口中不停地吐出鲜血,被紧急送到医院,直接送到了重症监护室……从那天开始,她就再也没有醒来,纵使年迈的父母不停地呼唤,纵使年幼的女儿撕心裂肺地哭喊,她也没有醒来。

  2015年7月26日,妻子走了,刚满40岁的大好年华在那一刻骤然停止,被万恶邪教永远夺去了生命!我永远不会忘记妻子临终的样子:睁着双眼,双手伸上前面,仿佛在抗拒着什么,呼喊着什么……是最终她怀疑所谓的“法轮大法”为什么没有救她吗?还是最终明白些了什么?我知道,妻子最终是不舍得离开这个世界,离开她的亲人们。

  两年了,生活还在继续,而痛苦却在无休止地撕扯着我。今天,我把这段恶梦般的经历说出来,希望能警醒那些还在练习邪教“法轮功”的人们,也想以此祭奠我的妻子:亲爱的,愿在天堂里没有邪教!

  妻子李玉梅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时的照片

 

【责任编辑:琳怡 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