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开学季 追忆少女

2017年09月08日 16:25    作者:小花口述 张京京 整理    来源:山东反邪教    [纠错]

  2009年,上小学四年级的张园园,还不满11岁就被确诊为白血病。

  圆圆个头不算高,大大的眼睛,白嫩的肌肤,伶俐可爱,成绩优异。就在这年春天,圆圆出现鼻塞、流涕、咳嗽等症状,从医务室拿了感冒药服用,但是上课或学习时,常常感到头昏、乏力,家人都没在意,以为是服用了感冒药没有休息好而导致犯困。一两周后,觉得越来越严重了,经常头晕脑胀,浑身无力,伴有发热,牙龈开始出血,母亲就陪她到一家诊所输了3天液,可情况并没有好转,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医生看后感觉不太简单,不敢继续用药,劝圆圆到大医院好好查血。2009年4月,圆圆到高青县人民医院做了详细检查,哪知一查竟然是:急性白血病,陪她去的父母都被这个结果吓傻了,医生建议尽快到大医院治疗。接着,她住进了滨州医学院附属医院……

  圆圆小小年纪,如此不幸。这个诊断结果,让圆圆一家徘徊在几尽绝望中。多少次,高烧不止,无尽的病痛把圆圆折磨得不成人样,整个人很消瘦,看似与健康人区别不大,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虽带笑意而显苍白的脸上依旧掩饰不住无力和疲倦,一丝病容令人悲悯。多少次,守在身旁的母亲除了痛心别无选择;多少次,眼睁睁看着年少的女儿被病痛折磨难以言表;多少次,父亲捧着打工挣来的血汗钱而仔细盘算,却依旧是与化疗费用相差甚远的无助与无奈……

  但又是幸运的,圆圆的白血病发现较早可以治愈。医生介绍,近年来“白血病已不是不治之症”,现代医学的不断改进和提高,治疗方法有化学治疗、放射治疗、标靶治疗、中药治疗,随着分子生物学、生物遗传学的进展,中西医结合,骨髓移植,基因治疗等,急性白血病人就能基本痊愈。只要有信心、有毅力、能吃苦、积极乐观,一般治疗需要五年,生存率、治愈率都很高。但如不及时治疗或放弃治疗,会在不长时间里成为病魔牺牲品。圆圆的治疗方案,最重要的就是化学治疗(化疗),要分两个阶段。已进行第一个诱导缓解阶段的治疗,先用足够量化疗药品,尽快把圆圆体内的白血病细胞杀灭,达到"完全缓解"。

  第一次化疗时,圆圆家的所有积蓄已用得差不多了,作为同班的老师同学们,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伸出了援助之手。2009年五月,师生们拿出了自己的生活费,一块一块地为她募集捐款9620多元,这笔钱不算大,却如同雪中送炭,一筹莫展的父母终于感受到了继续化疗的费用又有了着落。接过这笔钱,深深感受到了人世间的温暖。为圆圆承保的保险公司也完善了继续治疗化疗的大病保险手续。在得知圆圆患病后,亲人们能出钱的出钱,能出力的出力,邻里乡亲一边帮着照顾家庭和坡里的庄稼,也一边帮着筹集治疗化疗的费用。这个社会并没有因为圆圆得了“不治之症”而抛弃她。

  必须乘胜追击,跟进第二阶段的巩固维持治疗。否则,留存在体内的白血病细胞还可能“死灰复燃”,这一阶段的化疗药,给药间隔可以拉长,第一年的白血病人,每隔一个月给一疗程药,第二年可两个月一次,第三年至五年可间隔再延长,如病人能坚持下去,中间不复发,五年后一般就不要再给药了。好多病人经过治疗可以正常生活,但是在这长长的五年里,不仅需要医生付出辛勤的劳动,更重要的是病人的积极配合。

  治疗白血病不同于普通的其他疾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然而,这个过程确实太漫长了。是年初冬,圆圆在家恢复修养的日子里,一个远房亲戚看着圆圆几次化疗后,用围巾包着的光头,单薄虚弱的身躯,无比痛心疾首地说,化疗都是些化学药品,非常具有杀伤力,杀死坏东西的同时也都灭掉了好东西,这般漂亮的小姑娘哪经受住如此折腾,太残酷了! 听说修炼“法轮功”能治百病,不打针、不吃药、不受罪,头发也不会掉,绝没有这般痛苦。只要你们同意,我淘换一本《转法轮》给你们念念,说不定就会管用。这时圆圆的父母也没有主张,只好有病乱求医,只要能治病,女儿不遭罪,信了、求求、又有何妨?从那以后,父母学起了《转法轮》,里面的“消业”、“祛病健身”、“圆满”等描述,比较符合自家的情况,深感吸引和心动。李大师还自称是“宇宙主佛”,曾多次表明他有无数个“法身”,弟子的事什么都能管,“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自此,又省了父母花钱,圆圆和父母一起反复学习《转法轮》,医院要求的化疗时间也不按疗程治了,一心用在了“法轮”上,不求升天,不求圆满,就图个治病不受痛苦!

  自接触上了转法轮后,坚信能强身健体,医治百病。2010年初,圆圆渐渐出现了症状,村里人以及探视的师生一再劝说,若是能管用还要医院干什么?国家还会取缔吗?但圆圆一直坚持试试,不吃药,不去医院,一意孤行学炼功,无疑是在放弃,是在自绝后路,结果病情越来越重,出现反复。后来,被好心邻居小花妈妈强行送往医院,可惜晚了。2010年九月,圆圆终于撇下自己的亲人抱着美丽的幻想离开了这个世界。

     

【责任编辑:琳怡 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