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之窗

“齐鲁最美教师”禚基娥:用画笔为听障孩子绘出希望

2017年09月11日 16:26    作者:    来源:齐鲁晚报    [纠错]

  禚基娥给学生讲解绘画技巧。

  文/片齐鲁晚报记者尹明亮

  为懂手语,义务盯两年晚自习

  9月8日下午,在济南特殊教育中心高三2班教室,禚基娥正给学生们布置周末作业,她一边说话,一边打手语,十分熟练。自1999年大学毕业,她来到学校已经18年,对于用手语与学生沟通,她已驾轻就熟。

  对当年从曲阜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的禚基娥来说,能掌握手语并不容易。禚基娥说,初进特教中心,发现这里和其他的学校比起来似乎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苦学了两个月的标准手语,却发现根本看不懂孩子们想表达什么,有的孩子打的是土手语,有的打的是手指语。”

  那时候,美术系毕业的禚基娥成了听障和视障小学部六个年级11个班唯一的美术老师,一周26节课,禚基娥用画笔赢得了孩子的心。

  “在那个标准手语没有完全普及的时候,看着孩子们喜爱你的小脸和打得极快速的手语,心里只有着急。”禚基娥说,于是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每到学校晚自习时间,她教孩子们学习标准手语、发音,孩子们也教她部分土手语和认拼音指语。孩子们都是寄宿,禚基娥也住在了学校,连续两年义务盯晚自习。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才发现,每一个听障孩子都需要一个能走进他们内心、倾听他们心声的亲人。”禚基娥说。

  一堂班会,妈妈走进孩子内心

  18年间,禚基娥成了很多学生的朋友。“但一名老师,要做的是让孩子能融入社会,能和正常人交流,这就需要家长也学着走进孩子的内心。”禚基娥说,对听障的孩子来说,很多父母都难以与孩子们有效沟通,孩子的孤独可想而知。

  在禚基娥的班里,每个学期都会开一到两次特殊家长会,要求每个孩子的家长都听听孩子的心里话。禚基娥说,在2013年的一次家长会上,当儿子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妈妈时,这位妈妈抱着儿子失声痛哭,她从来都没想过听障孩子也有许多话想跟妈妈说。

  “有一个学生,因为听力受损,从小到大妈妈不愿带她出门,只愿带健全的弟弟。当自己的妈妈都会歧视自己孩子的时候,怎么能要求孩子还有一个阳光的心态?”多年来,禚基娥都是奔波在前往学生家里的路上,去各地家访,教家长正确地和孩子沟通。

  在禚基娥班里,男孩宋哲(化名)在不久前的一次考试中,有一科成绩全班第二,让禚基娥十分惊喜。高一时,宋哲曾是一个让所有老师都头疼的“熊孩子”。在对他严加管束的同时,禚基娥与宋哲深入沟通,甚至让他当班干部。“我手把手地教他做班干部,哪怕只有一个人的认可,对他来说都是向上的动力。”

  她教过的孩子,几乎都走进了大学

  进入高中最后一年,禚基娥将在这些她从高一一直陪伴下来的孩子身上花费更多精力。在普通的学校,美术是副科,但对这些听障孩子们来说,美术是主科中的主科,在他们的高考中,专业课的成绩要占到50%到70%,而语数外通常只占总分的三成。“庆幸的是,这些年学校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能走进大学。”禚基娥说。

  禚基娥从2006年开始负责高中学生的专业课并担任班主任,2009年,她带的第一批学生参加高考,当年15个孩子就有14个顺利走进大学,创造纪录。这些年来,她教过的孩子有近200个顺利考上大学。

  “当家长看着考试的孩子感动得流泪时,你可以理解这些孩子有多么不容易。”禚基娥依然记得2009年她带着那第一批15个孩子和家长分赴全国各地参加高考的情形:坐绿皮火车,一个月时间跑遍半个中国。在长春大学考试时,她班4个篮球特长男孩表现突出,“当看到自己的孩子在场上打球那么棒的时候,场下的家长都哭了,他们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孩子竟然这么优秀!”

  “袁芳红现在是一家珠宝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孙敬阳、宋文扬当了特教学校的老师……”当年的听障儿童如今已在社会上独当一面,每当说起这些曾经的学生,禚基娥总是一脸幸福。

【责任编辑:谢禹祺】